-驴得水中的耿直boy是沈阳小伙

驴得水中的耿直boy是沈阳小伙

荧屏上的新辽军

嘉宾:刘帅良

家乡:辽宁沈阳

代表作:电影《驴得水》

开心麻花的第二部电影作品《驴得水》,凭借超级口碑,在公映后第三日,完成逆袭,当日票房超过好莱坞进口大片《但丁密码》登顶榜首。公映前,《驴得水》自认是没有一个明星大腕的电影,随着电影口碑发酵,几位主演收获了越来越多的观众喜爱,比如张一曼的扮演者任素汐,成了新一代“开心麻花女神”。片中的东北耿直boy周铁男,则成为电影的颜值担当。

昨日,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周铁男的扮演者刘帅良,这位沈阳小伙的从艺经历,可谓相当传奇。和多数演员从小就爱好表演不同,刘帅良是从篮球场打到了表演舞台。早在高中时,他就因为玩花式篮球,在沈阳小有名气。

试戏剧情很激烈

演着演着差点骂起来

和其他几位主演相比,刘帅良并非是《驴得水》原版话剧的演员,但他却将周铁男的冲动、耿直个性,演绎得淋漓尽致。说到接拍这个角色,刘帅良也展现了他生活中的直率个性:“我前后试了三次戏,我也是凭借实力选上的!”

辽沈晚报:电影的其他几位主演,好像都是原版话剧的演员,但你不属于原版阵容,导演怎么挑中你?

刘帅良:我是2012年看到这个话剧,我看了五遍。当时我就想这个话剧太好了,能拍成电影就好了。巧的是,我和这个剧的音乐制作人认识好多年,平时一起打篮球。有次生日会见到过《驴得水》的周申导演,导演就记住我了,因为介绍人说我能扣篮。不过选角色的时候,我还是凭自己的实力选上的。

辽沈晚报:这个凭实力是怎么个凭法?

刘帅良:我前后去试了三次,当时选了好多演员。试戏时演一段戏,剧情挺激烈的,演着演着都要骂起来了。可能导演觉得我性格有周铁男的耿直,就选中我了。

辽沈晚报:和原班人马相比,你磨合角色是不是需要更长的时间?

刘帅良:心理上倒是没什么压力,我需要磨合的是,导演让我演自己。我以前都演古装偶像剧,我原来以为塑造人物是最难的,现在明白演自己是最难的。古装偶像剧演多了,特别不能锻炼演技。因为那个表演,需要拿一个范儿,尤其拍武打戏,得定一下,说白了就是亮相,演多了会不舒服。

辽沈晚报:任素汐现在都变成公认的女神了,你对爆红有期待吗?

刘帅良:她演话剧时就是北京小剧场的话剧女神。我当时就非常喜欢这个演员,觉得她不火有点可惜。电影上映后她涨了一两万粉,她自己也惊呆了,还说影视剧的力量太可怕了。说她女神,我觉得主要是她演技好,她自己也说,她不属于长得漂亮的。还有网友说她像冯巩,她也调侃这事呢。

我觉得爆红没什么不好的,但也没有特别期望。我也体验过红,以前打篮球时,红了也就那样吧,天天有人追捧你,打电话骚扰你,你在网上回复他没回复他,然后就遭到攻击,没事再来点负面新闻。

打枪戏后做噩梦

竟然不敢“见义勇为”了

电影前半段,观众看到周铁男直率又爱打抱不平的个性感觉解气、过瘾,电影后程,周铁男在遭遇官兵的“枪击”后,突然变怂了。刘帅良告诉记者,他能理解角色的心理变化。

辽沈晚报:你也像周铁男一样那么冲动吗?

刘帅良:铁男像我十七八岁的时候。我小时候总爱打抱不平。初中有次回家路上,我看到有几个小混混,堵两个初一小孩,我和几个同学就过去了,小孩开始不敢说他们是劫钱的,后来我说别害怕,我收拾他们。因为这事学校还表扬了我们。

辽沈晚报:电影中,周铁男遭遇“枪击”后,一下就变得非常懦弱,你怎么理解这个变化的?

刘帅良:其实我也有懦弱的一面。拍打枪那场戏时,导演说让我相信是真枪,用自己的反应去演。第一枪打完之后,我起来,第一反应是“哎呀,没打着”,第二枪过来时,不管是铁男还是我本人,之前那么冲,也服软了。那场戏我肯定害怕了,动作都是下意识形成的,跪下也是第一反应。那场戏后,我是不相信有不怕死的人了。

辽沈晚报:那你在这场戏中发现了自己懦弱的一面,会不敢面对吗?

刘帅良:那场戏拍完,我做了一个梦。梦到三个劫匪劫小女孩,梦里还有台词,我记得清清楚楚:“你们这三个臭鱼烂虾,赶紧给我滚”。结果他们同时掏出匕首,我赶紧把钱包掏出来,还说:“哥哥,我把钱都给你们,放过我吧”。后来我跟导演说,我也不弱,怎么拍完这个戏,我变成这样了。导演是很高兴的,他说这证明我进入了规定情境,相信角色的反应是真实的。

其实我挺感谢这个角色。以前拍古装偶像剧,演的都是神啊,在天上飘。《驴得水》让我真正演了一个人。人有好的一面,有坏的一面,这才是很完整的角色。

玩花式篮球玩上“6 1”高中时就体验过“爆红”

提到和《驴得水》导演周申的第一次相识,刘帅良搞笑表示,是因为知道他会扣篮,导演才印象深刻。甚至可以说,刘帅良是演戏的帅哥里面,打篮球最好的。从小练习篮球的他,更因为玩花式篮球,在高中时就登上了《非常6 1》,提早享受到“爆红”的滋味。

辽沈晚报:你刚才说导演注意到你因为你能扣篮,你是怎么进入到演艺行业的?

刘帅良:我从小喜欢画画,学国画。小学五年级时乔丹出来了,就喜欢乔丹。我们小学女孩篮球比男孩打得好,同一个学校还有个女孩后来在国家女篮了。我就想打败那些女生,结果总被她们虐,就开始练球。

辽沈晚报:你在篮球上最好打到什么成绩?

刘帅良:我是沈阳31中学的,我打后卫,大家都知道,31中的篮球特别厉害,也拿了不少奖。我现在还在坚持打篮球。篮球帮助我很多。我从小打比赛,平时不会怯场,也比较有斗志。

辽沈晚报:你打篮球又长得帅,以前在沈阳上学时是不是校草?有很多人追吗?

刘帅良:也可以这么说吧,哈哈。光打篮球,并没有多少粉丝。我玩花式篮球嘛,那时候因为我参加了《非常6 1》,这个节目当时很火。上了节目后我就有了百度贴吧。去别的学校见我同学,一抬头,楼上有好多同学,都在那说:“那是刘帅良。”我记得小学妹找我签名,我还让她们等一会,我上楼练习了一下。门卫天天说有人找我,还有人要到我电话。也有要找我单挑(篮球)的。反正在大街上,有的大爷大娘也把我认出来了,说:“你是《非常6 1》的小伙吧”。

辽沈晚报:那是因为上了电视,最后走上了演员的道路吗?

刘帅良:还真不是。当时就是一心打球。我记得上完节目,有个电视剧找我,叫《篮球部落》,就是邱泽演的。说让我演一个角色,给十万块钱,我没去。那时候就想好好练球,考大学。

不知自己出身“演艺世家”

上大学才知姥姥、姥爷是艺术家

打篮球出身,因为意外受伤错过高考体育加试,对表演完全没有经验,也没有兴趣的刘帅良“被迫”去考了艺术院校。但直到大学开始接触表演,他才知道,原来家里是有表演的“遗传基因”的。姥爷“贾六”是老表演艺术家。

辽沈晚报:你说自己上完央视之后,还没有想进入演艺圈的想法,那你最后是怎么进入到这行的?

刘帅良:高考时我本来想考人大或者东北大学,但因为脚伤,体育加试错过了。后来有人说,要不你再去艺术院校看看吧。我拿了1000块钱,自己就去北京了。早上五点多,我坐地铁去考试。最后就考上了中戏,我从来没想过自己能考上,因为什么也不懂,就之前在沈阳临时报了个班,学了20多个小时,背了一个诗朗诵。

辽沈晚报:考上之后是不是特别兴奋?

刘帅良:当时我就想有个大学上。觉得爸妈白养我这么多年,因为脚扭了,没赶上体育加试,相当郁闷。我从大三才开始渐渐喜欢上表演。之前好多同学都说我不知道珍惜,他们有的人都考了好几年。但我跟他们不一样,我从小喜欢打球,同学都考好大学,进入校队,我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球白练了,心里不舒服。大三演话剧《天下第一楼》,需要画国画,一说到画画,我兴趣来了,后来这个角色得到老师和学校的认可,得了奖学金。

辽沈晚报:那你从篮球选手突然又变成演员,进入演艺圈,家里支持吗?

刘帅良:我妈没想到,说是隔代遗传。小时候,陈强、王德顺、田华这些老前辈总去我们家玩,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。我高中才知道姥姥、姥爷是演员。上大学时上网搜索才了解,姥爷是贾六,是表演艺术家,原来也不感兴趣,家里人也没特别说过。他们特别低调。后来有人知道我们家的背景,还觉得我考中戏是不是找人了。我姥姥说,我外孙子自己考的,他们也没有对我有过任何这方面的帮助。

我从小就是姥姥、姥爷带着,因为带我和我姐,他们就不怎么演戏了。我现在演戏就算是还给他们了。 辽沈晚报、聊沈客户端记者 张铂

Author: SDFJKOSD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